作詞:Asaki No'9
作曲:OPA
編曲:OPA
歌:MEIKO

翻譯:yanao
基於相互尊重,請取用翻譯者不要改動我的翻譯,感謝

美麗的代謝

太陽與月亮 都僅有一個的理由
就是為了讓 貪心的我感到孤獨
地球或宇宙 都只有一個
明明我的詩歌 還比較多啊……

有著許多勝不過的事
明明有許多想傳達的事
卻遍尋不著恰當的言詞
你現在是在做什麼呢

吶喊著「神如此偉大」
一個國家面臨終結
當櫻花凋散時夏日即至
那便是美麗的代謝

即便是人類的滅亡
那也是美麗的代謝
好想傳達給用過即丟的
晴朗早晨與那些日子啊

以人輪迴轉世為前提
迄今為止究竟死了幾遍了呢
會沒有前世的記憶
就是為了要給予對死亡的恐懼

是曾那般的彼此相愛著
是曾那般的自相殘殺著
那便是深愛的淨化
以及美麗的代謝

輕輕地輕輕地 翩翩起舞吧
如果明天 放晴的話

有著許多想忘記的事
明明只有自我主張如此強烈
明明並不存在實體
我此刻是想做些什麼呢

你現在是在哪呢
在我面前如此問著
當夜晚結束時早晨即至
那也是美麗的代謝

就算太陽落淚
也是美麗的代謝
如果明天被消滅了
那就悄悄地悄悄地入睡吧

以再度轉世為前提
我該希望些什麼才好呢?
沒有關於未來的預測
就是為了要給予希望的糧食

是怎樣的自相殘殺?
是怎樣的彼此相愛?
那便是深愛的淨化
是多麼美麗的代謝啊

輕輕地輕輕地 翩翩起舞吧
悄悄地悄悄地…………

昨日或明日 都僅此一次的理由
就是為了讓曖昧的我後悔
你的生命 也只有一條
明明我的詩歌 還比較多啊……




以下為短篇小說翻譯

<少年A的證言>

以人輪迴轉世為前提
我到現在為止到底死了幾次了呢?
或者該說我還能夠是原來的我嗎?

有的時候是在貧窮的國家裡還在襁褓中就死去、
有的時候是在激烈的戰爭中帶著遺憾死去、
雖然臉或個性或時代或生長的國家,都會有各式各樣的不同吧。

是曾怎樣的彼此相愛過呢?
是曾怎樣的自相殘殺過呢?

那時候是懷著和現在一樣的感情嗎?
還是懷著和現在完全不同的感情呢?
那份感情是現在的我也能感同身受的感情嗎?
還是全新的感情了呢?

接著在最後,我是放棄做自己了、還是沒放棄呢。
或者是放棄了呢、還是在掙扎呢。
雖然沒有所謂哪邊才是正確的明確解答,
我還是想相信我一直都抱持著要維持自己的模樣活著的想法。

接著我是許願了還要在投胎成我了、還是拒絕了呢。
雖然今生並不代表所有的答案,
當想為自己感到驕傲時,自己還是會想要些什麼根據或者保障。

到現在為止所有關於前世的記憶都沒有留下
是為了要給予對於死亡的恐懼呢?
還是因為所謂無知就是幸福的常識呢?

不抱持任何疑問地,去活著的人就是正解了嗎?
那種人類和被養在動物園裡的野獸有什麼不一樣?

當思考關於人類的定義時
我一直都會感覺到孤獨
明明無論哪個時代人都無法不去愛人的

如果有所謂來世的話
我能不能比現在更活得像自己呢
雖然不是說要放棄今生
但只是好像有些累了

注視著時代的縫隙休息一下吧
當全新的早晨到來時
就能愈健全新的自己囉


那就是深愛的淨化。
以及美麗的代謝。


<嫌疑犯A的證言>

太陽喃喃自語著好想死,露出了非常疲倦的表情。

雖然那種話誰都不會相信,但那是真的。
太陽不會說話吧。大家雖然都笑我,但是是真的。

看守著那樣的太陽我的心變得愈來愈痛苦。
好想出聲說些什麼。但是卻什麼話也吐不出來。
明明想說的東西比山還多,
但現在想要化做言語卻什麼也出不來。
該不會空白的話語只是像靈魂的空殼一樣徬徨著而已吧。

說不定太陽是喜歡月亮的。
而我覺得月亮也是喜歡太陽的。
但是地球卻妨礙他們而無法讓兩人的距離縮短。

因為連那種事情都不知道的、人類自顧自的害怕著宇宙,
地球便和人類定下了某個約定。
但是在經過幾萬年後人類根本就不記得和地球的約定了。
所以遵守約定的人類也都消失了。
說不定不知道約定、以結果看來卻遵守約定了的人類是少數所以才會存在。
那就是到現在都還忠實遵守先民守信教誨的人民吧。

太陽如果真的死了,月亮是否會流淚呢?
或者是太陽會先流淚呢?
不管是哪邊的眼淚應該都能淨化我病態的心吧。
那就是美麗的代謝。


<見解>


所以不是說了嗎,太陽是紅的啊。
宇宙明明是那麼黑、太陽明明是那麼耀眼的。
但是啊,那種理所當然常常會讓人害怕啊。

因為啊,太陽或宇宙或月亮或地球都只有一個喔。
不管是哪個不見了我們的存在都會失衡,
說不定我還會變得不是我了。
明明你的命也只有一條啊。
該怎麼說,真是超不公平的呢。

明明我犯的罪還更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