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ryo
作曲:ryo
編曲:ryo
歌:初音ミク

翻譯:MIU

ODDS&ENDS

你一直是被嘲笑的一方
無論做什麼都不太順利
最後還有大雨傾盆
喜歡的傘卻也被風吹走
路人說著你辛苦了
踩上一腳

你和往常一樣被厭惡著
即使什麼都不做卻仍被疏遠著
雖然試過努力
但他人理由卻是「就是這麼覺得?」
無計可施的你那樣悲傷過

那麼就來用我的聲音吧
雖然也會有人感到難以理解
被說成刺耳或是糟糕的聲音
儘管如此
那也一定能夠成為你的力量
所以來讓我歌唱吧
就用你的 只屬於你的話語吧

編綴著 羅列著
我會將這些話語喊出
描繪出 你的理想
這個願望 我不會讓任何人觸碰

然後廢品的聲音這樣響起
這樣笨拙而真實地
竭盡全力地大喊

何時起成為了受歡迎的你
被許許多多人誇讚 我也感到驕傲
不知不覺中你卻發生了改變
變得冷漠 卻似乎很寂寞

已經有了許多機械的聲音
說著我就是我之類
終於你再也無法忍耐
討厭起了我
在你背後有誰說著
「明明就是狐假虎威」
你 一個人默默哭泣著呢

聽見了嗎?這個聲音
我會將那些話全部抹去
我明白的 其實啊
你比任何人都溫柔

廢品的聲音又再度唱起
僅僅為了你
吱吱嘎嘎地 超越了極限

兩個人會想到
不計其數的話語吧
但現在卻還一籌莫展
不過我已經全部明白。
「對了,這一定是夢吧。
永遠不會醒來,是與你相遇了,這樣的夢」

廢品露出著幸福的笑容
怎樣呼喚仍是一動不動
本期待的結局中你哭喊著
騙人的吧 這是騙人的吧
這樣哭喊著

「我如此無力。
連一個廢品也拯救不了」
感傷化作淚水
一滴滴濕潤了臉頰

就在那時 世界中
突然間色彩
天翻地覆
悲傷 喜悅
獨自承擔這一切
明白到這一點

話語化為歌聲再次傳遞於世界間
為了你
在歌聲中蘊藏心意
就在現在 唱出思念


翻譯:Tannas(繁体字都是由谷歌转成的,我也不知道正确与否,有错的话还请指正,多多包涵)

你總是被嘲笑的那個人
所作所為都是那麼不走運
結果大雨降下
喜歡的傘就被風吹飛
那邊路過的人說著辛苦了
用腳順便踩踏過去

你無論何時都被人討厭
即使什麼都不做也會被疏遠
雖然會盡量去努力
那個理由卻是「不知道為什麼?」
你不知如何是好的悲傷著

那麼 使用我的聲音就好了吧
可能有的人會無法理解
說著多麼刺耳啊、好可怕的聲音 但是
雖然會被那樣說
也一定會成為你的力量
所以讓我來試著歌唱吧
是啊 你的
用只屬於你的語言啊

寫出來
排列成行
我會把那思想(語言)呼喊出來
描繪吧
理想啊
那份感情 任何人
都不允許觸碰

破爛的聲音又迴響起來
將真實的笨拙樣子連接
竭盡全力的
揚起高聲

從什麼時候開始 你變成了受歡迎的人
被很多人吹捧
我也為你感到驕傲
但又從何時起 你改變了
變得冷漠
卻又那麼寂寞的樣子

機械的聲音已經受夠了
我就是我自己 這樣說著
你終於不再壓制
對我的厭惡
你的背後有誰在說著
「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之類的
你 原來一直在獨自哭泣啊

聽得到嗎
這個聲音
我會將那些話語
都抹去消除
我知道哦
其實
你比任何人都要溫柔這個事實

破爛的聲音又唱起了歌
不是為了其他任何人 只是為你
用吱吱嘎嘎的聲音
直到超越極限

兩個人無論多少的話語
都可以想得出來
但是現在卻什麼都想不出來
可是什麼都已經清楚了
「是嘛,這一定是夢吧。
永遠不會醒來,與你相遇,那樣的夢」

破爛帶著看起來十分幸福的笑容
呼叫多少次也不再動彈
得到本應希望的結局的你哭泣嘶喊
騙人的吧 是謊言吧
這樣號啕大哭

「我是無力的。
就算將破爛接回也是無法拯救的」
回憶化作淚水
滴滴答答地將那臉頰潤濕
那時 世界啊
將它的顏色明顯的改變了
悲傷
喜悅
全部只有這一人和一物^
懂得

在這個世界 語言化作了歌曲
再次驅動循環
只為了你
那個聲音中寄宿著心意
現在
心意在迴響

^時隔幾年重新聽了這首歌,研究了歌詞,終於理解了當時不太懂的這句,所以重新編輯了。
這裡是想表達 其中所有的喜悅悲傷只有ryo自己和Miku懂得。
——16/03/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