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曲:カンザキイオリ
歌:鏡音レン・リン

翻譯:雙翼

那年夏天正飽和著。

「昨天我殺了人」
你這樣說著。
梅雨時分濕了身子、在屋前哭泣。
明明夏天才正要開始、
你卻是厲害地顫抖著。
從那樣的話語展開、那年夏天的記憶。


「殺掉的是坐在隔壁、總是欺負我的那傢伙。
 已經忍無可忍了、用力撞上他的肩膀、
 傷到了危險的地方。
 既然也已經無法繼續待在這裡了、不如到很遠的地方死一死算了」
對那樣的你我這麼說了。

「那麼也帶上我一起吧」


帶了錢包、拿了刀子、
掌上遊戲機也放進包包裡、
不需要的東西就全部、都破壞掉吧。
照片也好、日記也好、事到如今都已經不再需要了呀。
這是屬於殺人犯與廢物--你與我--的旅行。


然後我們逃走了。
自這個好狹小好狹小的世界之中。
家人也好班上的傢伙們也好全部都捨棄掉與你相依為命。
讓我們兩人在那好遠好遠誰都不在的地方一起死去吧。
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啊、殺人犯不是早已充斥其中了嘛。
你什麼錯都沒有喔。你什麼錯都沒有喔。



到頭來我們還是不曾被任何人喜愛。
但因那討厭的共通點、我們得以簡單地信任彼此。 
當握住你的手時、連些微的顫抖都已消失無蹤、
不被任何人束縛的兩人、步行在軌道上。


偷了金錢、兩人一起逃亡、
總感覺能夠到達任何地方。
如今的我們、再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額上的汗水也好、滑落的眼鏡也好
「事到如今已經都無所謂了呀。
 這是屬於脫軌之人的、四處躲藏的小小旅行」


倘若是那曾出現在夢中、溫柔得誰都喜歡的主角、
是否也能對如此骯髒的我們不離不棄地好好給予救贖呢?
「那樣的夢早就捨棄了啊、
 畢竟你看看現實吧?
 幸福這兩個字哪裡都不存在、回顧至今的人生不就能明白這件事了嘛。
 自己什麼錯都沒有、大家一定都是這麼想的」



面對漫無目的流浪著的蟬群、
面對缺乏水分而搖晃的視界、
面對迫近的發狂鬼怪的怒號、
我們像笨蛋一般一同吵嚷
突然間你拿起了刀子。
「因為至今一直有你陪著我、我才能走到這裡。
 所以已經沒關係了。已經沒關係了。
 要死的只有我一個人就夠了」



然後你劃開了頸部。
簡直就像是哪個電影的場景一樣。
彷彿我還在做著白日夢。
回神過來我已落網。
哪裡都找不到你的身影。
唯有你在哪裡都找不著。


然後時間轉瞬即逝。
僅僅是度過好熱好熱的日子。
明明家人和班上的傢伙們就在這裡、為何你卻是哪裡都不在。
掛念著那年夏天的事。
現在的我至今也在唱著。
一直找尋著你的身影。
還有想和你說的事情。

在九月的最後打個噴嚏
持續嗅著六月的氣息。
你的笑容、你的天真、仍舊充斥在我的腦海中。
任何人都沒有錯啊。
你什麼錯都沒有、所以已經夠了、將一切都拋棄吧。
那時的你是希望我這麼說的吧?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