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ぬゆり
作曲:ぬゆり
編曲:ぬゆり
歌:Flower & 結月ゆかり

翻譯:ダブル

只有生命

與你一起的時間是消磨著日子
是不被容許地簡單的事情

變得奇怪了
只是為安心而說的敷衍話
討厭討厭討厭啊

到哪都是單純的
明白到此為止了
一旦就座便變得無法行走

不止最初 也就沒有限界的話
理應到哪也能行啊

到遠處去 到遠處去
記住水的味道
在路上感到暈眩
渡過了夜晚

到遠處去 到遠處去
把無法動彈的我
忘掉吧

曾想知道未知
不曾可能得知
因水壓而無法動彈
又再度夢蝶

曾想喜歡上
無法喜歡上
打算把「正確」奉為理想的話
被拋下前進了
不再被追趕了

理應理所當然地流逝的時間
感覺上像數十年那麼長

睡太多而頭痛地爬出來的我
已經哪裡都去不了了

到哪都是純情的
僅是如此
不要偽裝
因想互相理解

你的影子一眩而遺失了
又再度變成無法入眠的晚上

問「想做什麼」之類的話
會回答「什麼都不會做」之類
你已經不會再告訴我任何事情了嗎

今天吃了的東西也
連想去的地方也已經
什麼也 什麼都好
通通都不理解

到遠處去 到遠處去
記住水的味道
在路上感到暈眩
渡過了夜晚

到遠處去 到遠處去
把無法動彈的我
忘掉吧

看著你的側臉
感到自慚形穢了
只呼叫著想被拯救的我
一定已經是廢棄物了

已經放棄當思想犯了
理解到「無法分開」了
僅是無意義的說話
是無法逐漸痊癒

對正常地抱有執著的事情
恐懼得已經將要哭出來了
在鏡中看著自甘墮落的話
是膚淺的
是膚淺的
是膚淺的
是膚淺的我啊
我啊
我啊
只是我而已啊



命ばっかり

作詞:ぬゆり
作曲:ぬゆり
編曲:ぬゆり
唄:Flower・結月ゆかり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只有生命

  你對那有所理解。
  你可以去往任何地方。
  你選擇了不正確的答案。

  這裡沒有地獄。

  你被給予選擇住處、食物、正確氣候的權利。

  你對那有所理解。
  你正出現錯覺。
  你對那有所理解。

  在此前提下你卻無法理解。

  這裡沒有地獄。

  第三者疏遠。
  從眼前的我的頭
  逐漸移開視線。

  逐漸明白
  遠去的我的頭周圍
  有些什麼。

  我的身影逐漸變小。
  當我逐漸變小之時
  視野便逐漸擴大。

  我不斷變小。


一天一天消磨
與你的時光
近乎無法原諒地
都耗在簡單的事上

徹底變得奇怪了
只為求心安的
嘴上敷衍
就不必了 不必了 不必了

到哪都是單純的 明白就到此為止了
深坐原地便再也走不動

如果不只是一開始 又如果也沒有終點
便應該是哪 都能去的啊

往遠方去 往遠方去 記住水的味道吧
街道上目眩著跨過黑夜
往遠方去 往遠方去 忘記動彈不得的我吧

想知道不知道的事
卻不得而知


  沒什麼想對你說的。

  厭倦夜晚了。


因水壓而逐漸動彈不得 又做了個成蝶的夢

曾經想喜歡 卻沒有辦法
若將「正確」視為理想
便會被丟下 再也追不上


  你對那有所⁎⁎。
  你可以⁎任何地方。
  你⁎⁎了⁎⁎⁎。

  這裡沒有⁎⁎。

  你被⁎予選擇⁎⁎、⁎⁎、⁎⁎的⁎⁎。

  你對那有所⁎⁎。
  你正出現⁎⁎。
  你對那有所⁎⁎。

  在此前提⁎你卻無法⁎⁎。

  這裡沒有⁎⁎。


應該理所當然
流逝的時間
感覺起來
卻有數十年那般長

睡太久而頭痛
匍匐而出的我
已經是哪
也去不了

到哪都是純真的 除此之外一無所有
別掩飾了 我想與你分享

為你的影子目眩 看丟了它
睡不著的夜晚再次來訪

若問「你想做什麼」


  吃光新鮮的幸福。舊了的話就丟掉。


便回答「沒想做什麼」


  回頭望只見以腐敗物製成的道路,螞蟻慢吞吞地蹣跚爬著。


你已經不會告訴我任何事了
今天吃了什麼


  那應該是腐敗物,我卻感激地吸食著。
  我啊,並不認為被我捨棄的東西有任何價值,又繼續把新的東西丟掉。


連想去哪裡這些事


  好幾次用完即丟那猶如嚼食沙粒般索然無味的幸福,
  卻依然對其消失一心恐懼。
  在恐懼中繼續前進。


無論 該問哪一個 都不知道了

往遠方去 往遠方去 記住水的味道吧
街道上目眩著跨過黑夜
往遠方去 往遠方去 忘記動彈不得的我吧

望著你的側臉 我便感到自卑
只能喊著想被拯救的我
一定已經是垃圾了

不再當思想犯了
領悟到「分不開的」
只用不得要領的話語
是撕不下那張薄紙的

普通地固守己見
也太過害怕就要哭出來

看著鏡子裡的墮落自我
便見淺薄一片的
淺薄一片的
淺薄一片的
淺薄一片的我啊


  腦袋裡的抽屜容量已到了極限。
  放入一個後,要打開時卻再也打不開,
  更換了內在,
  卻變得什麼也拿不出來乾黏在裡面。

  像被濃霧包圍般地話都說不好。
  只想起一些朦朦朧朧的東西。
  如果把這想成「因為腦袋生病而出現的某種限制狀態」,
  就一定會轉為治好腦袋的病便能重新開始人生的心情,
  但要是想著「這是腦袋已完全死透無法再恢復的狀態」
  便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一直都只有我啊


  不斷重複模仿至今所做的東西實在非常無趣,
  而且還很屈辱,
  我一定無法忍受。
  徹底殺死那些的大概就是我自己
  所以誰也不會責怪我。

  你活著的時候並不認為人生會是這麼無法分離的吧。

  你也不知道你未來的人生有什麼重要的東西
  也不知道大家是受到什麼吸引才會活著
  你是認為那樣的自己是個特別的存在才活著的吧。

  但並非因為你被賦予了能看破的眼界,
  你只是和什麼都分不開罷了。

  只有生命。